诺贝尔奖获得者崔琦:63年后才回家后悔没有陪在父母身边

崔琦院士是第六位获得诺贝尔的华裔,而他是如何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农民的儿子到出国留学,再到获得世界殿堂级荣誉奖的科学家,崔琦的人生究竟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?他又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愿回家呢?在他的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,让我们来一起看一看吧。

崔琦的母亲王双贤是河南宝县人,当时的王家有着数百亩良田,是一个大户之家的女子,而父亲崔长生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靠种地养家。

即便如此,母亲也从不娇惯着儿子,她深知,人必须要能吃苦、爱劳动才可以,不然就会养成好吃懒做的习惯,因此对崔琦的要求极其严格,崔家的家规严在当地也是出了名的。懂事的崔琦也从来不在外面玩耍,放学回家不是帮父母做家务就是复习功课。

1949年,崔琦小学毕业,但因为当地没有中学,崔琦只好辍学在家帮家里干活。解放后,崔琦去其他小学当代课老师。崔琦讲起课来通俗易懂,非常有意思,大家都喜欢跟着他学习。

1957年夏天,崔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香港培正中学。之后崔琦在第二年赴美深造,就读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奥古斯塔纳学院。

那时的他是全校唯一一名华裔学生,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张与不自信,性格沉稳的他为了尽快适应大学生活,更加努力地练习英语口语,认真学习。

然而他可不是一个只会研究物理的“书呆子”。在大学的时候就充分展现了自己广泛的兴趣爱好,是一个集体育、文娱为一体的翩翩少年。

他矫健的身影经常出没在篮球场上,在学校的游泳比赛中还拿到过名次;不仅如此在校园联欢会上,他表演过个人独唱,并且担任过乐队的指挥员。在大学毕业时,曾有同学这么评价崔琦:“六尺身材堪渭高,天赋英聪功课好······”

在大学里崔琦曾与一位挪威裔美国女同学非常要好,这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子琳达。说来也算是缘分,琳达也考入了芝加哥大学。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,和琳达的再次相遇使得他们的心相互靠近,再加上崔琦的风趣幽默、才华横溢,俩人很快坠入爱河,不久就结为了夫妻。

而他不知道的是,早在他奥古斯塔纳学院求学时,父亲就因国内大饥荒活活饿死。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,理应立刻回国尽孝。可是他的母亲却怕他担心、怕影响到崔琦学习,一直隐瞒着这件事,不让任何人向他说起。

母亲王双贤收到信后心疼不已,泪流不止,尽管自己也十分想念儿子但她考虑到儿子的未来,将思子之情深深地埋在心里,通过他人向崔琦回信:不要想家,要好好念书,我们在家等着你学成归来。

而此时在家乡,他的父亲崔长生则受到“大运动”的影响,被认为是“富农”,受到过一次批斗。据称那群人蛮不讲理,把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没收,拿着棒子打崔长生打得非常狠,随后就病倒了。在大饥荒的年代又没有吃的,第二年崔长生就饿死了。

痛苦总是结伴而来,在父亲去世的没几年,由于社会局势的突然变化,因母亲常常与香港的亲人联系,背负上“里通外敌”的罪名,再加上对丈夫和儿子思念,崔琦的母亲不久也抑郁而死。

对崔琦来说,哪怕有了再大的成就,而父母却没办法一起见证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。以至于在回到祖国之后,有人希望他回家乡看看,崔琦一直推脱。而他对外的说法是:父母永远在我的心中,回不回去并不重要,不在于形式。

其实能够理解的是,在崔琦心里,关于故乡,他有太过于沉重的事情要去面对,沉重到他宁愿一辈子都保留着年少时记忆中家乡最美好的样子。他怕回去,怕回到了熟悉的故乡,却看不到熟悉的家人,心中的那份美好也随之瓦解。

原本微笑着的崔琦,突然哽咽道: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选择留在家里,宁愿一辈子跟着父母种地当个农民,这样的话父母也许就不会死。崔琦的声音中透露着难以言语的苦涩,更多地传达出了悔恨之意。

是啊!就算拿了诺贝尔奖又如何?在疼我、念我的父亲母亲面前,这些荣誉又能算得了什么呢?崔琦想要的仅仅是家人团聚罢了。

在这个追求成功、追求名利的年代,像崔琦这样至情至爱的人已经不多了,要记得在追求的同时别忘了回头看看,看看那个永远会在原地等你的父母。人生只有一次,别给自己留下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,好好珍惜吧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